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综合 正文
"花游教母"井村雅代难说再见 中文写信感谢弟子
http://www.newssc.org】 【 2012-08-20 14:21 】 【来源: 京华时报

  在刚刚结束的伦敦奥运会上,62岁的日本教练井村雅代帮助中国花游队取得了新的突破。昨天,在朝阳门一家餐厅,这位花游教母接受了本报专访,谈到中国姑娘们对自己的信赖,井村忍不住落泪,中文仍处于初级阶段的她花了一个半小时用中文给自己的弟子们写了一封信,表达自己的感谢。

  告别信全文

  送给我的选手们:

  为了备战奥运会,每天的训练由于我对选手们、教练员们的要求十分严厉,近乎没有人情,我本人好多次眼含泪水,甚至萌生对自己妥协的念头。但是,一直到最后关头大家都没有退怯、坚持下来,我向大家表示感谢。

  你们在伦敦奥运会上的演技非常漂亮,体现了最高水平。我们这个队已经凝固成为一支完整的集体了。你们每个人都是值得我骄傲的选手。

  我曾经在两届奥运会上作为中国花游队的教练,跟世界最高水平的对手竞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教练员。

  另外,我的62岁生日也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精彩的生日。谢谢!

  这句话重复多少遍也不足以表达我对大家的感谢之情。如果让我说到再见这句话,我的泪水会止不住,所以我不说这句话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公平赢得队员信任

  2010年重返中国以后,井村面临更大的挑战,“我的日本朋友都在问我,在北京你赢得铜牌了,这次去岂不是要赢得银牌或金牌才能进步?这个挑战太大了”。中国方面也希望她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但刚开始合作的时候,事情并不是很顺畅,“因为队里来了很多新人,大家之间不合拍,每天训练以后我都很发愁。这次回来,我就没想到在伦敦拿铜牌,要拿就拿更好的成绩,所以形势非常严峻,每天我都在想新的方案”。

  井村透露,想取得队员们的信任,光有严格的训练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公平的方法,“一个队里总有强者,也有相对不那么厉害的队员,可是谁也不希望被轻视。所以我的训练,总是会让高水平和低水平的选手混合分组,而不是按层次分开。不管是优秀队员,还是其他人,谁犯了错误,我都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

  来。队员们认为我能够一碗水端平,逐渐开始不把我单纯地当成一个外教,信任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首次用中文为弟子写信

  离队回日本休假之前,中文仍处于初级水平的井村雅代写了一封中文的告别信留给自己的运动员们,“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用汉语写完一封信,我先用日语写下来,让别人帮我翻译成汉语,然后为了表现诚意,我自己又照着中文重新写了一遍,这几百字花去了我一个半小时,恐怕是我写得最累的一次吧”。在17日队员们为井村庆生的KTV包间里,井村将这封信交给了队员们。

  昨天读这封信的时候,井村忍不住热泪盈眶。她总是以魔鬼教练的形象示人,有自己的原则,胜负未分之前,决不会哭;当比赛都结束了,取得历史性突破的时候,井村仍没有哭。她告诉记者,因为那是必然的,自己的队员们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以及比北京奥运会时更加严酷地训练,这个成绩完全配得上她们的付出。但当读起这封信、想到队员们对自己的信赖、大家作为一个集体共同奋斗的日日夜夜时,井村的鼻子发酸了。与奖牌相比,她与中国姑娘们之间的牵挂,与中国花游一起经历的欢笑与泪水,才是内心深处最挥之不去的记忆。

  突然感觉成了名人

  回到中国一周以来,井村是在忙碌中度过的,“好像突然成了名人,很多人认识我,在巴士上也有人打招呼”。8月17日,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中国代表团,井村对此印象深刻,“真的很惊讶,国家领导人和每个人握手,在日本是不会这样的,可能顶多会集体送个花表示一下,真的很受鼓舞”。

  回忆起伦敦的生活,井村表示,为了比好奥运,她做了很多场外的准备工作。中国花游队是最早抵达伦敦、入住奥运村的队伍,为的就是让队员们熟悉水感,适应场地,“第一天下水的时候,队员们就说她们适应了,我很严厉地问了3次,‘你们真的适应了吗?’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过了几天以后,大家才算是熟悉了水中的定位。有些人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没有那种大敌当前的紧张感,我特意让她们参加了开幕式,感受那种山呼海啸的感觉,在环境的刺激下,队员们也会有一种‘是不是该大干一场了’的欲望。很幸运的是,在后面的比赛中,我们发挥出了全部水平”。

  中国队取得一银一铜,创造了历史最佳战绩,可依然没能翻过俄罗斯这座大山。不过井村认为,俄罗斯并非不可超越,“我认为我们在技术上已经不输给俄罗斯,只能说她们付出的努力更大,更刻苦”。

  精神胜过奖牌颜色

  中国花游队在伦敦奥运会夺得了集体项目银牌,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双人项目以微弱差距不敌西班牙,拿到一枚铜牌。对于这枚铜牌,井村非常不甘,在她看来,中国队遭到了压分。井村当时立刻向国际泳联提出了抗议,国际泳联的官员回应:“你已经带中国队创造了历史,这个铜牌是中国双人的最好成绩了,你就不要纠结了。”

  在井村看来,欧洲裁判的团结在此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之间是有默契的,我们的分数最后落在西班牙之后,就是被欧洲裁判搞下来的”。

  失望之余,井村却有了意外的发现,参加比赛的刘鸥和黄雪辰掉下了委屈的眼泪,其他没有参赛的姑娘也都哭了。井村在队员们身上发现了更宝贵的东西,“所有队友都在为她们悲伤,感同身受,这说明中国队形成了合力。奖牌的颜色此时不值一提,精神上的突破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着重培养教练

  至于会否继续和中国花游合作,井村用“一片空白”来形容目前的心情,“未来对我来说是空白,一切都还没定,我的人生走法,并不是提前把事情规划好,而是走一步看一步”。

  在井村看来,她与中国花游的合作不会中断,只是形式可能会有所不同,她希望今后更侧重于培养教练,让中国教练能够吸收她的东西,独立执教。

  即将离开中国、回国休假的井村非常不舍,“最想说的就是谢谢,谢谢队员们一直以来对我的信赖。奥运会期间有一张照片,是我们所有队员抱成一个团,那张报纸我留了下来,那象征着我们是一个集体,承载了几年来大家的努力和相互信任,那是宝贵的回忆”。

相关新闻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 蒋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