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玩法  期数  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07039 10 11 20 21 35+07 11
七星彩07099 8 4 8 6 9 7 9
双色球07099 03 04 14 27 31 33+05
排列307231 1 3 9
22选507231 01 02 12 15 19
排列507231 1 3 9 6 0

您当前的位置 :体育频道 > 足球 正文
 

马麦罗还想回成都踢球 不要转会费就踢坝坝球


【http://www.newssc.org 】  【 2010-05-11 06:48 】 【来源: 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订阅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超特快

  “裁判是黑哨,他是那支球队的人。我们本来可以赢的,就是裁判乱吹。”马麦罗车开得飞快,不停跟他朋友谈着比赛的细节,说到气愤之时,还会拍下方向盘。在越野车不大的空间里,充满着对比赛的描述、自责以及批评。其实,他们谈的不过是一场业余球赛,但对比赛的认真程度,马麦罗还是当年那个全兴的马麦罗,他对足球的热爱是深入骨髓的,时间并不会改变这一切。

  还是职业球员的作息

  足球现在仍然是马麦罗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就是踢着玩,是业余比赛,每周末会组织一场。”一说到足球,马麦罗很是兴奋,“成都有这样的比赛吗?”马麦罗问。在他的眼中,成都似乎只有一支四川全兴和一支成都五牛。其实在黑蝴蝶离开成都的这7年时间里,成都的业余足球联赛开展得如火如荼,马麦罗听记者介绍后非常向往,“你回去帮我问问有没有球队需要我,我可以不要转会费”,马麦罗甚至还想回成都来踢“坝坝球”。

  38岁的马麦罗身材保持得挺好,除了小腹有点赘肉。“我每天都会去健身房,在我这个年纪,不健身,身材会很快走样。”马麦罗可不想成为一个肥球,他觉得自己还有不少的事可以去做,只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干什么好,于是每天他都在“运动巴西”———“周一去健身,周二去踢网式足球,周三去健身,周四去踢室内足球,周五健身,周六就是比赛,周日休息一下。”马麦罗把他的计划一说,完全就是一名职业球员的训练表。

  跑不动了 踢中场仍见功力

  在去球场之前,马麦罗特意将车开到他家附近的冷饮店,买了一杯水果刨冰。“我比赛之前都要吃一杯,这能补充能量。”球场在离市区开车20分钟的地方,是一片农田中的四块足球场,每个场地都正在战斗,一些人则站在场边观看。

  马麦罗朝一块场地走去,场地边已经聚集了一些人,见到马麦罗都亲切的拥抱了一下。“这些是我的队友,我们的球队叫CFC。其实我是这个赛季才加入这支球队的,去年我在另一支球队踢。”马麦罗坐在车尾,全身脱得只剩裤衩,然后拿出绷带,认真的卷着。职业球员的习惯仍然没有改变,而他的队员们则早早都换好了衣服,在一边热身了。“这里面有一个曾经在巴西踢过职业比赛,其他的都是爱好者。”马麦罗介绍说。在队友眼中,马麦罗也就是一个去中国踢过球的巴西人而已,但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他们在球场上仍然挺相信他。

  在四川队时打前锋,而在这支球队里,马麦罗已变成了中场。年岁不饶人,轻快的马麦罗已经是过去时,但灵性依然存在。“喂,快传给我。”马麦罗不时挥挥手。现在球传到脚下后,他也不会带,想见识一下黑蝴蝶的过人,基本上已不现实。不过,正是马麦罗发动的两次传球,帮助球队两度破门。

  “挑衅”魏群 愿为魏群效力

  这是一场业余的比赛,但场上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正规的比赛,在巴西,这样的业余联赛非常多,双方只需要租下场地就行。马麦罗的球队与对手分别出40巴币,相当于共花了320元人民币,就能租下一个球场90分钟,对他们来说,已是相当的便宜。“我的脚法是没有问题的,我的意识仍然很不错,你看我还能回四川踢球吗?”马麦罗开起了玩笑。“听说魏群当教练了?你告诉他,我愿意为他效力。”马麦罗张开嘴,笑得可欢了,“我猜想,魏现在肯定不踢球了,他要踢,准踢不过我。”

  在巴西不敢说自己叫“黑蝴蝶”

  黑蝴蝶是当年四川球迷送给马麦罗的外号,形容他的灵巧以及在球场上的优雅如同蝴蝶一般的美丽。马麦罗很喜欢这个外号,因为在成都生活了8年,他知道中国人对蝴蝶是一种赞美,但巴西却是另外一种解释。“你知道在巴西,蝴蝶可是贬义。如果用来形容人的话,意思就是,那人是同性恋。”马麦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因为巴西人认为蝴蝶是一种很女性的生物,用来形容男子,就是带有女性味道的男人。所以在巴西,我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外号叫黑蝴蝶。”

  还会用四川话骂人

  在马麦罗的记忆中,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能随口而出。在2006年应邀回到成都参加了一场比赛,让马麦罗更加感受到了四川人对他的喜爱。“成都的变化好大哟,很多地方我都认不到了。但成都的球迷还是认识我。”马麦罗秀了一盘四川话,“他们看到我了,就上来问,‘你是不是马麦罗?’我回答,‘对的,我就是马麦罗’。”

  没想到马麦罗的四川话还说得挺标准。 “不行,我能说的已经很少了,留下的就是8年中用得最多的。”当年的更衣室里,马麦罗学会了很多骂人的话,直到现在,这些话他也能脱口而出,绝对地道。 “想不记住都不行,当时用得太多了。魏群骂我,我肯定回骂过去。”但除了这些话,他的四川话也仅限于此了。

  准备招待邹侑根

  马麦罗拿起2006年来成都时的合影照片一个一个给我指认队员:“这是马明宇,这是魏群,这是范志毅,那是郝海东,魏群,李庆……”这些人他都太熟悉了, “马明宇现在在做什么?魏群呢?姚夏?”马麦罗很急切的想了解自己的前队友们目前的情况,在得知大家都有一个不错的去处时,马麦罗也微微放宽了心。

  “四川队是不是降级了?足坛打黑是不是掀起一阵风浪?”对于四川足球以及中国足球的现状,马麦罗也很是想了解情况。“我真没想到中国足球这几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记得我在四川队时,根本就没听说什么打假球,做球之类的。我们的目标就是取胜,所以90年代中末期,四川队的战绩非常的好。真是希望四川队再次雄起,重新让球迷们回到球场,回到当年的黄色狂飙。”马麦罗的眼神有些迷离,望着自己身着四川队黄色球衣的照片,有10秒钟没有说话。那张照片上,马麦罗笑得如此开心,如此骄傲,而那也是他在中国最开心的日子。“邹侑根前段时间还给我发邮件,说要到巴西来,让我招待。我问他什么时候来,不知为何,他没有回复。”马麦罗对老友的思念,真是绵延不绝……

  记者和黑蝴蝶喝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马麦罗听到自己的前队友在四川都有自己的事业,心情非常复杂,尽管他并不承认。“我现在挺好,踢球,健身,去海边玩,陪家人。我还没到缺钱花的时候,尽管我不富有,但我过得很快乐。”事实上,马麦罗是没有想好自己能做什么。在他家的院子里,马麦罗修了两个烤肉的炉子。巴西的烤肉是世界闻名的,马麦罗的烤肉,则只能在他家闻名了。“平时我会邀朋友到家里来烧肉吃,我们看电视,喝啤酒,吃烤肉。”这是一种梁山好汉过的日子,但曾经差一点,马麦罗就把家中的烤肉卖到成都。“2002年,有朋友就约我一道开巴西烧肉店。我当时想得挺好,把店开到成都去,让成都人吃到正宗的巴西烤肉。我还在物色演奏桑巴的艺人,在吃烤肉时,听着桑巴曲,这才是真正原汁原味的巴西烤肉。”马麦罗说得眉飞色舞,但这也只是美好的计划。2003年,马麦罗未能继续留在四川踢球,他选择回到巴西。回国之后,在里约州的一家俱乐部踢了几个月,最终选择了退役。

  “我没能留在成都,烤肉店的事自然也没有了下文。”与他一起在成都效力过的巴西人法比亚诺和马科斯,跟马麦罗还有着联系。“法比亚诺就住在里约,我们的联系少一点,现在他在做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跟马科斯的联系挺多,他现在长得可胖了,而且已经远离了足球,做起了生意。而且生意做得挺大,是一个成功人士。”

  马麦罗算不算成功?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我以后或许会干点什么,但现在我还没想好。我可不想盲目行动。”享受生活的马麦罗,晚上与朋友们一道去酒吧喝啤酒成为一大乐趣。马麦罗的酒量极好,喝啤酒就像喝白开水,而且特别喜欢喝。晚上是他朋友的生日,马麦罗一高兴,居然喝了10瓶啤酒,像没事的人一样。“在四川队时,他们喜欢喝白酒,一来就干杯,我其实不喜欢白酒,但为了表示敬重,不得不喝,他们才是真能喝。”马麦罗坏坏的笑着,“干杯。咦,你说干杯了,为什么不喝完?”

  “如果你当年没有来四川踢球,你的人生轨迹会不会发生变化?”面对这个问题,马麦罗好好的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他又喝了一口酒,“或许我会到巴西的俱乐部踢球,或许我已改行干了其他的事。谁知道了。但去成都踢球肯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不后悔,也不抱怨,我带着感激的心情,谢谢四川的球迷,我现在拥有的这些,都是在四川队时所得到的。”

  马麦罗再次说了谢谢。这位巴西人,的确已深深烙上了成都的印,尽管远在巴西,但谁也割不断他的成都情。黑蝴蝶,总有一天会飞回来的。成都商报

 

编辑: 周睿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相关报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