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网 > 体育频道 > 要闻 正文

中青报:国足惨败 华足球为何无人引咎辞职?

http://www.newssc.org           2007-07-31 09:28:34

四川新闻网消息  
  

   7月18日,中国队球员孙祥(右)神情沮丧地离开球场。当日,在亚洲杯足球赛小组赛中,中国队以0比3负于乌兹别克斯坦队,被淘汰出局。 新华社记者郭大岳摄

马足协主席和韩国主教练先后引咎辞职,但对亚洲杯上惨败而归的国足却至今无人担责——
面对惨败 中国足球习惯性失语

     充满血性的伊拉克队捧走亚洲杯的结果,就像一面镜子,将中国足球精神层面上的苍白无力赤裸裸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朱广沪曾经“不进四强就辞职”的豪言壮语迟迟没有兑现;中国足协领导们更是退避三舍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正式的来自官方的声音,似乎亚洲杯的惨败不需要有人负责,似乎过去的就该过去。但在中国足球选择惯性沉默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的近邻,率队拿到亚洲杯第三的韩国队主帅维贝克在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宣布辞职,韩国足协也在第一时间迅速与带领伊拉克队夺冠的主帅维埃拉联系就职事宜。

    面对近邻如此高效的办事效率,原国足翻译谢强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他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毫不客气地说:“其实领导对于该干什么心知肚明,现在这样就是装傻。”

    为什么没人对惨败负责

    “不要指望中国足协的领导们会为这次亚洲杯惨败负责,我们从来没有马来西亚足协那样的勇气。”谢强说,“马来西亚前两场丢了10个球,足协主席紧接着下课,这在中国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

    谢亚龙是在2005年当上国家体育总局足球管理中心主任的,当时并没有通过公开竞聘,只是上级领导指派委任,所以外界无从得知谢亚龙任期内究竟要完成哪些任务。

    “朱广沪好歹还有一个亚洲杯四强的指标,虽然当初和他约定的是世界杯出线,亚洲杯的任务是后来追加的,但人们都知道,进不了四强朱广沪就要下课,谢亚龙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他的任务是什么。”谢强说,“短期责任会推给罪人,长期责任没人管,这是最可怕的事情,这种可怕的事情现在就摆在我们面前。”

    以谢亚龙的身份地位,没有任务约束其实不是坏事——联赛的稳定发展、青少年足球的普及,最怕毁于“成绩足球”和“出线足球”这些短视行为。但谢主席上任两年半期间,对国字号球队的成绩无比重视,然而,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在各大重要赛事中接连失败后,足协无疑把宝押在了明年的奥运会上。

    “米卢带队打进世界杯,是因为那时的联赛给了他一批最好的球员,现在联赛被毁得差不多了,我们连亚洲杯都没法打了。”北京市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说,“球员的技术越来越差,人家脚底下的技术我们没有,动作生硬得像块铁板,踢球没灵气,把队伍带成这样的教练,足协还用了这么长时间,本身就是错误,更别说人家那种精气神在我们队里根本找不到,队员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是那么苦闷。”

    忽略别人的进步,对自己的水平估计过高,领导不站出来道歉,中国足球下一阶段要先干什么后干什么始终是个谜,而对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下一任国足主帅这一关键问题,足协更是三缄其口。

    “选教练是要慎重,但总该有个明确的说法,标准定了就赶紧执行。”金汕说,“当初王俊生选米卢就是有个硬性标准——带队打过世界杯,这就砍掉了很多水货。现在足协不管考虑杜伊也好,考虑维埃拉也好,关键是要早作决定。”

    为什么国足选帅总是进展缓慢

    按照中国足协的如意算盘,8月初国奥在沈阳打的四国邀请赛,将是对杜伊入主国足的最终考验,如果成绩尚可,杜伊将暂时肩挑国足国奥两大重担,如果成绩不佳,足协才会考虑其他解决办法——据记者了解,其他办法中甚至包括朱广沪继续留任。

    “从程序上讲,无论足协选谁当国家队主帅,钱都是我们来出,所以我们会参与选帅的工作,但我们对国家队主帅人选并没有决定权。”盈方公司足球项目主管刘浩告诉记者,由于和中国足协有约在先,所以目前不能向记者透露国足选帅进程。“我们不能透露目前工作进行到哪一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近期内难有结果”,刘浩说。

    到目前为止,中国足协对亚洲杯失利和选帅考虑从未给出过官方说法,这使得媒体关于换帅的猜测始终不停。面对提前到今年10月8日开战的亚洲区预选赛的首轮资格赛,中国足协不紧不慢的态度令人费解。

    “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是一定要放到世界杯上去衡量的,我们不该过分看重亚洲杯,要把重点放到世界杯预选赛上,所以尽快确定主教练重组国家队才是当务之急。”原国家队主帅金志扬对记者说,“如果8月定不下来主教练,9月再弄女足世界杯,那么国家队的世界杯预选赛肯定是一团糟。虽然第一轮我们要打一些弱队,但这是让队员们恢复信心的好时机,必须重视,不能再耽误了。”

    今天上午杜伊在沈阳公开表示自己愿意接手国家队主帅一职,杜伊的主动示好似乎也是在催促中国足协早作决定。

    “中国足球历史上同时统率国家队和国奥队的主教练下场都不好,像徐根宝、戚务生、霍顿,都是失败的例子。”金汕说,“所以现在看起来杜伊的条件不错,但足协还是要慎重一些。另外,奥运会是明年的重点,但明年6月和9月要打世界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最关键的四场比赛,要是出线的话,10月又要打十强赛的第一场比赛,到时候教练怎么安排、队员怎么协调都是必须在签约前考虑清楚的问题。”  (郭剑 本报北京7月30日电)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 王敏 ]